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东方女神女山鬼系列(东方神女·山鬼系列)
东方女神女山鬼系列(东方神女·山鬼系列)

首先来说说山鬼是何人何神?

山鬼,屈原《楚辞·九歌》篇名,为祭祀山神之歌,所描写神姿态和衣饰,系一女性。《九歌》是一组祀神的乐歌,据说是屈原在民间祀神乐歌的基础上加工修改而成的。《九歌》中有不少篇章描述鬼神的爱情生活,如《山鬼》《湘君》《湘夫人》《云中君》等。作家郭沫若根据《山鬼》中“采三秀兮於山间”“於”字古音“巫”推断于山即巫山,认为山鬼即巫山神女。“山鬼即巫山神女”说即在楚辞研究界迅速流行起来。

这么说来,山鬼是一神秘“女山神”,但犹如神仙降凡间诸多版本一样,仍脱离不了人间爱恨情仇之苦。神女有神能力,亦有痴爱。于是,“山鬼”的形象便在中国文化人物里显得不固化。历代文人只能从《山鬼》里揣测脑补“巫山神女”形象了:“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直白来说就是“好像有人在那山隈经过,是我身披薜荔腰束女萝。含情注视巧笑多么优美,你会羡慕我的姿态婀娜。驾乘赤豹后面跟着花狸,辛夷木车桂花扎起彩旗。是我身披石兰腰束杜衡,折枝鲜花赠你聊表相思。”注意山鬼几个形象要素:裸身只披着蔓生植物,身材苗条,骑着赤豹拉的辛夷车,车上插着桂枝编织的旗,身边跟着长有花纹的花猫……其衣食住行无不带有强烈的神性和野性色彩。1945年,著名画家傅抱石通过对文学的整体把握和叙事细节的细腻思考进行思维的时空转换,审慎运笔,将文字生动而富有寓意地转为图画,开始再现山鬼的动人形象。被称为最美山鬼:

山鬼为历代画家所描绘,所谓一千个读者眼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形象差别迥异本不足为奇。但到了2008年,出了一个60岁的“大胆”四川老画家,他就是李壮平。他画的山鬼,是在征得同样是画家的23岁女儿李勤的同意下,以自己亲生女儿为模特,共同创作出版了《东方神女——山鬼系列油画作品集》,共30多幅作品。并在2015年重庆黄桷坪首届艺术节上李壮平展出了《东方神女山鬼系列》的部分作品,后来经当地媒体曝光,观众才得知画中那位典雅脱俗的“女神”竟然是老画家的亲生女儿。后来,这些画的照片被发在网上,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和讨论。

其中的两大争议中,伦理者认为:“将亲生女儿视为裸体模特,实在伤风败俗,于情于理让人难以接受。”唯艺术者认为老画家冲破世俗观念,她女儿为艺术献身的精神都值得敬佩。当然,还有人干脆怀疑老画家是借此举炒作。

今天在这里不展开批判或是肯定。小石仅对此现象发表个人评价观点:

1.客观来讲,在艺术表现上,个人认为山鬼并非以赤裸才为最佳展现手法。但本着尊重原文的原则,山鬼并非浑身赤裸,而是有树叶遮羞的。

2.李老在创作的过程中,猛然发现女儿才是山鬼的贴合人选,个人显得有些勉强。自己的女儿对自己而言,从上到大应该是较为熟悉的了,这其中的突然发现,到达成合作,最后公开参展,个人认为或许就不那么顺其自然了,至少有谋划吧。其中的细节,我们不得而知。如果说艺术创作整个过程就是至纯至真自然的,我认为至少在整个流程上,这点是有些瑕疵的。

3.个人隐私的维护。这个人隐私,不仅肉身,更含个人名声被诋毁的风险预判。虽李老曾表示因为爱怜,会有意无意地在细节上做一些处理,比如对李勤身体上的一些毛发的处理,而不是以此细节诱人,但即使双方自愿,就社会反响来看,他们应该预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当然从外界来讲,别有用心之人将其炒作甚至上了黄色杂志封面,无疑是不当和违法的。

值得肯定的是,这件事引起了中国画坛的关注,连曾任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靳尚谊都站起来李壮平父女的一边。也有海外收藏家,上门要买这些作品,价值上亿,但他舍不得卖。至少,在唯利上,李老和女儿做到了不以利为驱使,为艺术正声。

篇尾,望广大诸位给艺术一个宽容的态度,让艺之花在神州大地上越开越绚烂!

湖州茶也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爱山街道金源大厦3319室